登录邮箱 | @ smgdys.com 忘记密码?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今日神木

那么美,那么耐人寻味的雪樵书法

时间:2018-07-20 09:38:13  来源:  作者:
         浏览中国历代书法遗迹,我常常被妙笔惊人却又没有留姓名的书法家的书法所震惊,又常常为这些书家没有留下姓名深感遗憾。千秋历史,埋没了多少英才啊!

半坡符号,萌芽状态的汉字,书法是那样神秘、奇妙。它们的作者是谁?

商周甲骨文,有的雄奇博大,有的清新秀丽,有的严整规矩,又留下了几个作者的姓名呢?两周金文,浑穆厚重者有之,散漫活泼者有之,狂怪绮丽者有之,谨严端庄者有之,不同风格的作品,作者又都是谁?

秦汉简牍、名碑刻石、北朝造象、碑版、大量五彩缤纷的书法作品,留下作者姓名的也寥寥无几。丝绸之路出土的楼兰古文书,特别是那些魏晋时代无名书法家的墨迹,其书法艺术风格、技巧与王羲之的作品去比较,我们简直无法分其高下。我曾说,是产生王羲之的时代成全王羲之成了一代“书圣”。而能与之并列的边陲书圣却被历史湮没了名字。

唐代写经、刻经的书家、刻家,他们都是谁?在金光闪闪的书法史上,他们又有几人留下姓名呢?

千秋青史,成全了许多奋斗者、追求者、创造者、幸运儿,同时也漏掉了许多功勋卓著的不幸者的姓名。

去年,陕西省方志办的一位朋友让我看了王雪樵先生遗墨复制本,笔酣墨厚的书法作品使我想了很多。我最强烈的愿望是不能埋没了这样一位有成就的书法家。不要再给后人留下惊叹和遗憾。

王雪樵先生,一八九四年生于陕北神木县。北风、黄沙、高原、深壑、红柳、破窑,土厚水深的地理,小米、南瓜、山药蛋,艰苦简单的生活,淳厚勤劳质朴坚毅的民风,滋育出了一个出类拔萃的黄河之子。勤奋好学、聪颖善悟,使他成了难得的学者、诗人、书法家。他胸有经世之才,常存报国之心,然生不逢时,从政不达,退隐故乡,郁郁寡欢,年仅四十六而病逝。可为浩叹!

就是这样一位中年而逝的王雪樵先生却为我们留下了极其珍贵的书法艺术作品。

据他的亲属告诉我,他十二岁即为家乡凯歌楼题写榜书,时人为之震惊。此后他足迹遍及大江南北,搜奇访古,抚碑读帖,潜心于书法之研究。对汉魏六朝碑碣用功尤深。其书法艺术,为冯玉祥将军和近代书法大师于右任诸先生所激赏。

他的遗墨中有笔势流动劲挺峭拨的小篆,由清人上追汉篆,风骨不俗;有得石鼓文浑厚遒劲之意的大篆,有所临《史晨碑》、《乙瑛碑》、《曹全碑》、《礼器碑》、《衡方碑》、《泰山金刚经》等汉魏碑石。这些作品,我们既可看出他严谨扎实的治学态度,也能看出他对传统篆隶笔法的理解和把握,同时也能感觉到他在临书中所表现的强烈的自我意识。他的自运之作,隶书联“尧典统虞书,武祠搜汉画”、 “得志当为天下士,问心终愧世间人”、 “要除烦恼须无我,历尽艰难好作人”、“文有别才兰在野,诗随兴就月流天”以及中堂《与临川》、《与紫垣书陶诗》等都是深得汉隶笔势、字势、章法、气韵的佳作。特别是《重修古佛洞碑记》,诉诸金石之后,倘置之《华山》、《史晨》之间亦毫无逊色。他的榜书“树德务滋”体势外满、正方,巧中见拙,有《郑文公》遗意。他的对联“寒苇犹相拂,潜鱼莫浪惊”、“林间煮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但见罗友送人作郡,常随祖生先我着鞭”等却是自家面目。他的楷书对联“背窗栖鸟影,灭烛听松风”、“朱子治家格言四条屏”等都是继承“二王”传统掺与魏碑笔意的佳构。直可与董其昌、王梦楼、刘石庵、张船山诸大家作品相伯仲。从上述这些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王雪樵先生书法中深厚的传统和不断寻找自己面目的过程。

古往今来在书法艺术上有成就的书法家都在不断寻找自己的书法语言,寻找自己的“心画”、“心线”。王雪樵先生也是这样。他孜孜不倦、晨夕揣摩、临池染翰,在对汉魏碑石书法艺术的研讨中,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心线。他以隶法、方笔入行草,以草法入隶、楷,形成了源于古人,异于古人的独特的书法艺术风格。拙朴、雄健、丰厚、生犷、含蓄、直率,力感特盛。清代包世臣、康有为倡导北碑,“尊魏卑唐”的艺术思想影响了整个晚清、民初书坛。在研习汉魏碑石以“法古为开新”的近代书法家中,王雪樵是很有成就的书家之一。他的草书“与殿卿四条屏”、“与紫垣条幅”等作品,笔势得疾涩之要意,纵收得体,丰腴沉迟。“肥不露肉,瘦不露骨”,得意入趣处不让王鲁生。所存大量行楷书最能体现他的个性特点。在他的笔下,时而篆意,时而隶意,时而方笔,时而圆笔,时而笔连字连,时而笔断意连,妙趣横生。结字上,舒展似康南海,不稳似沈曾植,韵味似张船山、杨守敬,似隶、似楷、似行、似草,“似又不似”,是王先生所独具的特殊的心画轨迹。在笔法、结字、章法这三个书法要素中他抓住了笔法这一关键,综合运用各种笔法,以自己的审美理想加以取舍、融化、贯通,创作出了面目多样,风格统一的大量书法艺术作品,为中国书法宝库增添了令人击节称叹的瑰宝。康南海先生论书有“异态新姿态杂笔端”之句,我以为王雪樵先生正是这样:“汉魏风骨笔底参”。

象唐代“沤出心肝”的大诗人李贺一样,雪樵先生正当中年,书法艺术正在初具自己面目的时候,就与世长辞了。一颗北方天空耀眼的星辰殒落了。有幸的是,陕北人民没有忘记这位生命如昙花一现的书法家。历经兵火离乱天灾人祸之后仍然珍藏着他的大量墨宝,使我们有幸能读到这些书法艺术珍品。

王雪樵先生的书法作品是那么美,那么耐人寻味。透过这些作品,我感到了先生的高风亮节,儒雅胸怀,绵绵思絮。在仕途失意,生活凄苦之时,在“不蔽风日的土屋”中,他却在创造美的心线。看着这些心线,我仿佛听到了他的灵魂的呐喊,看到了他金子般闪光的心。这是一个最纯朴的炎黄子孙的心啊!他也在我们创造新生活的人们的心中跳动。

感谢王雪樵先生的亲朋故旧将他的遗作献给当世的人们,使这位过早辞世的书法家不至于被无情的历史湮没。

 

5cfc8fcdxa280aa42132e&690.jpg5cfc8fcdgd5f9ec87564f&690.jpga94ij00002182107542.jpg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ICP许可证:沪ICP备14028345
Copyright © 2012 – 2018 神木市文体广电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