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邮箱 | @ smgdys.com 忘记密码?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今日神木

走近神木:一山飞峙飞云山

时间:2017-09-06 10:23:49  来源:  作者:

崖壑灵秀

1.jpg

         飞云山,坐落于神木城南窟野河西岸30公里处,沙峁镇圣崖村东2公里处。飞云山东瞰窟野河,南接摩天梁,北对石人湾。其山壁立千仞,笔直耸立,远眺如一片飞云,故名飞云山。

飞云山山势险峻,奇峰怪石,堪为一方胜景。其山如一块天外飞石,兀自矗立于窟野河西岸,或百年或千年,历经风雨涤荡,护佑着一方平安。

 

2.jpg

 

 

相传,在距飞云山三华里的玉泉寺,曾主祀佛祖释迦牟尼、观音菩萨等佛教神诋,也供奉着玉皇大帝、真武祖师等道教天神。但供奉的道教天神玉皇大帝既无庙殿,也无塑像,只设一块小小的牌位。某年正月,人们发现玉帝的牌位不见了,于是寻踪问迹,一路寻访到飞云山,原来是一只白狐将玉帝的牌位噙到了飞云山。人们认为白狐是有灵性的动物,于是决定在飞云山为玉帝修建庙殿。

 

 

3.jpg

 

 

据碑记载,飞云山始建于明崇祯年间。清康熙年间(公元1679年),由当时圣崖村被官府封为“圣人”的王宏治竭力倾心主持善修。乾隆年间进行过重修,共有大小庙殿二十多座石窟二处。一度时期达到“崖壑灵秀,庙宇巍焕”,“殿阁流丹,规模宏备”的程度。

 

 

4.jpg

 

5.jpg

 

 

飞云山庙群从诞生至今,流传着白狐选址、水运木头、羊驮砖瓦等美丽而神秘的民间传说,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圣崖村村民王过清说,据老人们讲,在修建飞云山大帝寺的时候,因为山路险峻,功德主们需小心谨慎施工,以防跌入深崖。有一天,在给大帝寺扣瓦的时候,山上大雾弥漫,一位村民不慎失足跌下了山崖。人们惊慌失措地跑到谷底,却发现跌崖的人毫发未伤。只听他讲,在跌落的瞬间,感觉有一双笸箩大的手接住了他,使他缓缓下降,轻轻落地。飞云山还流传着沙峁镇高家岊村民高营在,酒后跑下山安然无恙的奇遇。于是飞云山也叫“飞人山”。故事只是传说,传说寄托着百姓的美好愿望。飞云山迷一样的离奇传说,令人无限神往。此后,飞云山的美名不胫而走,香火屡屡,百年不绝。

 

 

6.jpg

 

7.jpg

 

 

早年,大帝寺、佛祖殿、娘娘庙、灵官庙、黑虎庙、寝宫殿、地藏洞、罗汉洞、眼光菩萨庙等修缮完备香火不绝。康熙古钟、砖雕照壁、石刻醮盆、清代石碑、再生树等彰显了飞云山的沧桑与传奇。飞云山石湾,有远志、麻黄、乌蛇、全蝎等中草药材。早年曾有黑色的雪豹出没,村民说,无论雪有多厚,雪豹所在的地方必然片雪无存。村民觉得神奇,便亲切地称呼雪豹为“扫雪”。

每年四月初一,是飞云山传统庙会。由圣崖、刘家畔、神树峁、武西山等方圆18壇村民共同集资筹办。庙会是十里八乡村民聚会的好日子。赶会的时候人们梳洗打扮一番,怀揣盘缠精神抖擞,兴致勃勃。

让我们回溯岁月,一起追忆一段似水年华。1984年四月初一的庙会,笔者正逢9岁,也随母亲来飞云山赶会。一大早,母亲忙着拿月饼模子烙几个干硬的面饼,煮几个鸡蛋,背一壶装满热水的绿色军用水壶,简单收拾,一家人便直奔飞云山而去。会场气氛热烈,七里八乡的人都来赶会。戏台上演出《铡美案》,只见秦香莲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甩着长长的白色水袖跪在地上,她的身旁跪着两个战战兢兢的孩子,一起给黑脸的包公陈诉案情。咿咿呀呀的晋剧我听不懂,于是满会场乱跑,看到红的粉的绿的塑料小号。看到卖凉粉的、卖碱饼的。母亲坐在石砭下面,从来不给一分盘缠,更不会买东西给我们,我饥渴的眼光横扫会场所有新鲜的东西。于是一趟一趟的往山上跑,攀爬陡峭的石阶,感觉其乐无穷。赶会在见识世面的同时,也是各种趣闻轶事的集散点。有什么新闻发生,整个会场如炸开了锅,人们津津乐道,议论不绝。

 

 

8.jpg

 

9.jpg 

 

        时光如水,时隔33年,2017年8月12日,阴历闰6月21,正值飞云山雨戏,笔者再次来到飞云山。此时来赶会的人再也不用攀爬羊肠小路,城里的人开着汽车,乡村的偶尔赶着牛车来赶会。宽敞的水泥路直通会场。此时,修葺一新的玉帝庙、寝宫殿、地藏洞、戏台等巍峨壮丽、光彩夺目。

 

正午11时,神木晋剧团演出的晋剧《狸猫换太子》,在华丽的戏台徐徐上演。曲折感人的故事情节、优美动听的音韵唱腔、细腻传神的精彩表演,获得现场观众阵阵热烈的掌声。戏台前有两棵枝繁叶茂的大柳树,如两把巨伞。观众在树阴下坐在石凳上观赏戏曲,凉爽而惬意。戏场有卖冷饮的,有卖烤肠的,有卖凉面的,也有小型儿童娱乐设施。会场搭了个大帐篷,午饭准备了够几百人吃的清爽的凉菜、可口的炖羊肉、美味的拼三鲜以及干干净净的一次性碗筷。会场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10.jpg

 

11.jpg

 

12.jpg

 

 

飞云山迷人的风光,冉冉的香雾吸引了远自内蒙、山西的游客前来旅游观光,烧香祭拜。飞云山不仅崖壑秀丽,其丰富的宗教文化、久经魅力的民间传说、精美逼真的历史文物,无一不在诉说着这座名山的历史与神奇。

 

 

8月18日,圣崖村民王过清、王军与笔者一道再度登临了飞云山。雨后初晴,飞云山更显清寂和空灵,山花正烂漫绽放,小草上滚动着晶莹的水珠。请随笔者的脚步和镜头,一起走进飞云山,穿过杂草存生的小路,透过坍塌的墙垣朽壁,散落的残砖断瓦,古树的绿影婆娑,一道追寻那曾经的“尘寰之胜境”,一起遥想那“斝飞焕彩,粉雪凝霜”的胜景。

 

 

13.jpg

 

 

笔者一行首先来到会窑遗址,这里曾经有三孔窑洞,一孔作为灶房,两孔作为客房,如今因山体崩塌,只剩一堵残墙在废墟中风雨飘摇。在会窑附近的乱石堆中,王军找到了双龙戏珠石刻醮盆。两人甚为欣喜,将石盆抬到干净的大石头上。双龙的头部被磕掉了半个,莲花童子、龙的鳞和爪栩栩如生,活灵活现。飞云山共有2尊石刻醮盆,另一尊莲花醮盆在新修的寝宫殿。会窑的北面正对着石人湾,造型各异的石头更像人头,故名石人头。

 

 

14.jpg

 

 

15.jpg1.jpg2.jpg

 

 

5.jpg

 

6.jpg

 

7.jpg

 

顺着石阶向上爬,虽然石头凿的路年久失修,但只要小心翼翼依然可以通过。爬到半山的石壁,是娘娘庙、灵官庙、黑虎庙遗址。三座小庙都已程度不等损毁,残存的塑像历经风雨洗刷,依然可以窥见当年的艳丽颜色。

 

8.jpg

 

9.jpg

 

10.jpg

 

11.jpg

 

沿着石阶继续攀爬,穿过石洞,峰回路转,便到了山顶,眼前豁然开朗。山顶凉风习习,举目四望,远山如黛、河水汤汤、植被葱茏、风景如画。

 

12.jpg

 

13.jpg

 

首先到达的是大帝寺,大帝寺又称玉皇殿,是飞云山的主庙,奉祀本山主神玉皇大帝。神庙坐落在主峰顶部平台北侧,居中面南。据清乾隆十二年(1747)大帝寺碑记记载,此庙始建于明崇祯年间,为三开间砖木结构起脊房式建筑。乾隆十二年第三次重修,达到规模宏备,庄严辉煌。

大帝寺院落布局为四合院模式:正殿为玉皇殿,东耳房为河神庙,西耳房为孤魂殿;东西厢房为配殿,东配殿为无量殿,供奉真武祖师;西配殿为北岳庙,供奉北岳大帝。山门位于院落南侧,正对佛祖殿后墙兼照壁。

 

111.jpg

 

222.jpg

 

333.jpg

 

444.jpg

 

555.jpg

 

666.jpg

 

眼前的大帝寺因山体崩塌,面目全非,惟有破损的石墙,连天的衰草和雕花的砖瓦在默默诉说着昔日的繁华与阜盛。大帝寺的照壁虽历经劫难,整体轮廓尚在。成为飞云山仅存的清代建筑艺术品。照壁雕花圆润饱满,细腻逼真。

出大帝寺朝南绕一石墙,到了佛祖殿。佛祖殿位于大帝寺南侧平台,自成一院。其后墙即大帝寺的照壁。佛祖殿供奉如来佛祖。其殿宇规格与大帝寺相同,亦为三间砖木房式建筑。庙宇中有一小庙面对佛祖殿,这是韦陀阁,供奉的是佛教护法神韦陀菩萨。院落南端建有钟楼。

 

777.jpg

 

888.jpg

 

999.jpg

 

100.jpg

 

如今佛祖殿只剩三堵残墙,遗址上长出一株小树,钟楼仅剩四截石柱,韦陀阁荡然无存。残损的石柱依然矗立着。昔日的一口古钟,在文革动乱期间,被村民掩藏,逃过劫难,得以保存。古钟以铸铁造成,铸造于清康熙十八年(1679)年三月,迄今已有338年的历史。

 

111.jpg

 

222.jpg

 

333.jpg

 

444.jpg

 


        铁钟锈迹斑斑,铭文清晰可见,“大清国延安府葭州神木县盘西里九甲山主王伏有,圣人崖飞云山造钟一口,成重二百斤”。为山西兴县金火匠人铸造。相传“清越疏钟,响振云霄”,钟纽为龙形。钟身铸有各种精美的花草图案,工艺精湛。

在佛祖殿院落生长着一株古榆树,树龄在百年以上。当地人称为“再生树”。虽然古语有:高处不胜寒,然古榆却枝繁叶茂,一派氤润蓊郁。树干遒劲有力向南蜿蜒,似乎在向茫茫苍穹努力探索,也似乎向幽幽深谷一展风姿。十年动乱,古榆树一度枝枯叶败,庙会恢复后,古树起死回生,再焕生机,堪称神奇。

山上白云悠悠飘过,山下河水奔流不息,神盘路绕河而过,侧柏王、石香炉、玉泉寺遗址与飞云山遥遥相望。

 

1.jpg

 

2.jpg

 

在戏台东侧的石壁上,凿有很多洞窟,其有两窟绘有十八罗汉画像。笔者踏着斑驳的岩石,拨开繁密的衰草,便到了罗汉洞。

 

4.jpg

 

5.jpg

 

6.jpg

 

洞口门墙为人工砌筑。口小内阔,可容几人站立。窟内绘有十八罗汉工笔彩像。壁画剥蚀严重,残存的罗汉像袒腹盘腿而座,神态安详,衣袖飘逸,一派繁华丽锦。

飞云山历经风雨,满目苍凉。一山独峙于窟野河川,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百年之内,遭遇两次劫难。文革期间遭到毁灭性破坏,拆庙砸像,庙会禁止。1989年东侧山体发生自然崩塌,山上庙宇几近坍塌毁尽。人们千辛万苦历经艰辛运到山上的木料、石头、砖瓦,顷刻之间纷纷坠入山底,庙殿塑像壁画再度化为乌有。

 

7.jpg

 

8.jpg

 

9.jpg

 

如今,经过附近村民的积极奔走及社会各界热心人事的捐助,飞云山再度从废墟中涅槃重生,新的庙殿相继建成,崇光泛彩,煜煜生辉。今后。飞云山必将以丰富的宗教文化和奇异的自然景观,成为神木窟野河沿岸又一靓丽的风景。

 

11.jpg

 

22.jpg

 

33.jpg

 

 

 

 

 

4.jpg

 

 

3.jpg4.jpg 

 

16.jpg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ICP许可证:沪ICP备14028345
Copyright © 2012 – 2018 神木市文体广电局版权所有